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丁密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丁密金:水墨写意·心性之诗化

2017-07-27 14:36:41 来源:中国网作者:丁密金
A-A+

丁密金简介

  丁密金,1957年生于湖北麻城。现为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院长,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入选第九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第二届全国人物画展、傅抱石奖·南京水墨传媒三年展、第三届成都双年展、第三届大家之路当代名家邀请展、第六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全球水墨画大展等重要展览百余次,并有多幅作品获奖。作品曾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多家核心期刊曾专栏推介其作品,出版多种个人画集。其创作研究成果入编《当代画史》和大学教材《中国当代艺术史》。

《漂移之一》68x68cm 宣纸水墨 2014年

《漂移之四》68x68cm 宣纸水墨 2014年

丁密金:水墨写意——心性之诗化

——《漂移》系列作品创造感怀

  儿时多梦,一种美梦。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嬉戏打闹,跑、跳、攀爬、翻滚,逢山越山,遇水淌水,在田野追逐,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阻挡。在梦里我能像鸟一样飞翔,飞翔在家乡大别山的空中,从一个山头飞往另一个山头,从一个沟壑穿越另一个沟壑,穿山越岭,自由翱翔。我问母亲:“梦里我为什么能飞?”母亲给了一个朴素而又富于哲理的答案:“你是小孩,正在长身体,梦里能飞,就是在长肉长骨头。”我竟把这话当真了,期望多做这种梦,也巧,自成年以后,身体不再长了,便再没有做过飞翔的美梦。

《漂移之五》68x68cm 宣纸水墨 2014年

  儿时在村中打闹,在田野里飞奔,在河水中嬉戏,在山林中穿越,那不是梦。然而,身居都市生活多年,每当回忆起儿时的生活情境,便如同梦里飞翔一般的惬意畅快。我猜测,年轻时做过这种飞翔梦,人到中年又乐意回顾追逐这种梦境的人不会是少数。梦中飞翔,追梦释梦,这大概就是生命意识流的自由表现,展现的是渴望放空心灵的精神追求。

《漂移之六》68x68cm 宣纸水墨 2014年

  我的水墨画创作,关注的重点是都市人物。在钢筋水泥铸成的都市丛林中,面对逼仄的生活空间,人们面对现实,会充满朝气与活力,勇于奋进,努力实现其生命价值。与此同时,面对伴生而来的生活膨胀、物欲横流的浪击,生态失衡、环境恶化所带来的漫天雾霾,人们也会惆怅、彷徨、不知所往。不过,无论是选择直面现实还是逃离现实,人们总有智慧创造出独有的方法使精神压力得以释放。

《漂移——16》193×500cm 宣纸水墨 2016年作

《漂移——16》局部

  “灯光闪耀,热情在发酵,在热闹的街角,我们用自信舞蹈。跟着我,一起悦动步调,烦恼通通抛掉,把梦想尽情燃烧。”几句描绘“街舞”的歌词,道出了这种新兴的舞蹈文化。胡同小巷、街头、广场中跳跃,扭动,旋转,摇摆的青春少年随处可见。表演舞台就是车水马龙的都市,他们闭上眼睛就隔开了人群,他们挥舞双手就进入了梦的天堂。还有当下正流行的“跑酷”运动。又称为城市疾走,是一种“超越障碍训练”的街头文化。它把整个城市当做训练场,一切围墙,屋顶都成为可以攀爬、穿越的对象。“跑酷”折射了都市青春少年,不畏恐惧,克服困难的勇士心态和精神。跑酷者感悟:“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平衡点,跑酷不只是流行的产物,而是心灵上的进化。”

《漂移——25》180x97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漂移——26》180×97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街舞”、“跑酷”这种街头文化形式,让都市青少年放飞心灵,放飞梦想,让多少中老年为之羡慕而感慨,且不说奔跑跳跃,上一个台阶都感觉腿脚沉重,这种生命状态的体验又该以何种形式来抚慰?我有儿时飞翔的美梦,用回忆梦境的方式来宽慰心灵。

  经过一段时间,有意无意地冥想,我将“街舞”和“酷跑”的青春少年带入我的梦境,把他们画到太空之中。他们在太空中舞蹈,在太空中漫步,在太空中跑酷。画中的人物或无序绕构,混沌一团,不知所向;或敞露胸襟,舒展肢体,飘逸荡漾。他们仰望蓝天,他们俯瞰地球,反观自然,审视人类生存的空间。从而幻化为笔下的《太空漂移》系列作品,画中的人物仿佛在寻觅和回答,人在大自然的生命状态中,自身的生命状态和生命意义。在我的审美视觉范畴内,这是一种现代诗歌的意境。这即是我创作太空系列人物画的心性迹象。

《漂移——27》145×363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漂移——27》局部

  英国诗人麦卡勒姆在诗作《漂移》(KitMc Callum,Drifting)中写道:“我有时发觉自己正在漂移,漫无目的地穿越今生,我时常疑惑自己是否真的,配得上蒙受的恩赐。我找寻那些艰辛岁月,无法解构,来时的漫漫踪迹。你看到我,在日常的磨砺中,如此自信,如此坚强。然而,当我独自一人,便要发问,自己究竟所属何方。我朝夕不倦、苦苦追寻,去分析、猜想,去检查、验证,我的生命,我向你袒露的心迹。因为在某个地方,幽径深深,一定会有,某种深意光顾这场生命,某种方式来分毫析厘,为这场漂移给出理由。”

《漂移——28》145×363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漂移——28》局部

《漂移——28》局部

  当读完这首现代诗后,我对此发问:是此诗诠释了我的水墨人物画“漂移”系列作品,还是我的作品意化了“漂移”诗的内涵?水墨画崇尚写意,欲写意必然是诗意于怀,达到心性诗化的境界。心性诗化,也就是诗性的思维。诗性思维是“凭想象来创造”的那种想象力极发达的思维方式。亦是天马行空、自由翱翔、心游万仞,意达千秋的浪漫方式。

《漂移——29》145×363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漂移——29》局部

《漂移——29》局部

  古代就有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郭熙《林泉高致》)画意的说法,苏东坡称赞王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人和画家心境相通,诗境与画境相通。以浓郁的诗化心性入画,画的气息自然变雅。当然,古代文人画家即为诗人、书法家。而现代画家大多数不会作诗。以诗入画,以书入画,在画面上题诗,落款,钤印,诗、书、画、印四位一体的传统文人画范式,已不再是当代中国画家所尊崇和坚守的范式。尤其现代水墨人物画创作,新的视觉图式和形态,取代了传统的范式。然而,与此相应,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已逐渐丧失。对此,国画界和理论界高度关注。并开展了广泛的讨论,试图采取相应的措施挽救“写意”的危式。在我看来,没有诗心很难有写意。心性的蒙养与修炼对画家来说至关重要,要在心性上着力。现在的画家可能不会作诗,但不可以没有诗心。

《曼舞苍穹》143×498cm 宣纸水墨 2016年作

  诗心何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人生三境界,到了第三层,便可见诗心的来路。诗心在蓦然回首的一瞬,可以是梦,儿时飞翔的梦,成年后追忆的梦。可以是日常的种种,是擦肩而过的都市人,是舞动奔跑的青春少年,是扑面而来的现代建筑,是高楼之间鲜见的云端;是人,是物,是生活。当你用心去感知,去想象,将梦想照进现实,又将现实诗化为梦想,融入个人的主观世界,再用笔墨去表达、去写意、去描绘,形成独有的视觉镜像。心性诗化是画外之功,不写诗可以读诗,读古诗,读现代诗,读富有诗意的经典作品,从优秀的诗篇和作品中间接地润养诗心与诗情。用诗化的心性去关照和表现自然,表现生活,表现主体的思想意趣和精神品味,追求主体的人性精神,从而创造优秀的写意作品。如此这般,便是心系生活,梦里寻他,诗化万千,画写万象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丁密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